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非正式会谈靠什么锁住了好口碑万芳秦基博

2020-02-14 14:56:15  众妙娱乐网

与其说是一档节目,《非正式会谈》的气质却与《老友记》更贴近,没有硬凹,没有尬笑,就像是朋友之间谈天说地,揶揄搞笑。以“情”动人,效果自然不言而喻。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两千年前孟子这话,如今用来形容《非正式会谈》(后文部分简称《非正》)似乎再合适不过。

百度搜索《非正式会谈》,出现频次最高的字眼不是“low爆”就是“穷穿”,在国内综艺明里暗里比拼天价制作费的当下,这档节目所表现出来的“捉襟见肘”显得格外扎眼。而磨难背后,它三季皆为8.9分以上的豆瓣评分,及高达14.2亿的微博同名话题阅读量秒杀一众大牌综艺,更令人好奇:“表里不一”的它究竟靠什么锁住了不可多得的好口碑?

28日,凭着台里拨出的专项资金,《非正式会谈》破天荒在武汉举办了一场“小而美”的粉丝见面会。借此机会,同相也带着疑问走近节目组,试图用放大镜参详这个轻体量的小宇宙内究竟蕴含了怎样的强大力量。

1以“人”为本

走心上演“联合国”版《老友记》

美国电视情景喜剧《老友记》自1994年起至2004年一共播出236集,风靡全球数十载,成为无数观众心中的经典之作。究其原因,除雅俗共赏、轻松有趣外,更多的是要归功于六位主演将“友谊万岁”演绎得深入肌理,而从这一点来看,《非正式会谈》与《老友记》应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为节目的最大亮点所在,11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歪果仁”抛开个人魅力不说,他们的共同点——“真实、有爱、接地气”所凝结而成的磁场,已成为这档节目最核心的聚能环,吸引并俘获了大批气质相同的粉丝。它所散发的魅力令观众感觉与节目中的每一个人如朋友般贴近,不自觉地快乐着他们的快乐,悲伤着他们的伤悲,欲罢不能,真实上演隔着荧幕版“最熟悉的陌生人”。尽管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但因为有着粉丝的口口相传,《非正》在超级综艺大行其道的市场内仍能夺得一席之地,画风清奇。

与此同时,这个“有爱”的磁场更潜移默化地帮助嘉宾们捕捉更多“family”的感觉,进而更加“肆无忌惮”,在节目中毫无保留地讲述更多人生故事,将每一次的录制现场变为朋友轰趴,随心所欲畅聊无阻。

同类型节目不少,为什么只有《非正》能够形成如此“有爱“的磁场?这一点也许从节目总制片人余晴的三言两语中可以得见真意。据她介绍,节目组在嘉宾挑选上不仅会关心每个人所能呈现的综艺效果,也会看重场上每个人对于其他嘉宾的看法,“因为我们希望场上是一个比较好的氛围,他们能够相处得很好。”余晴道。换句话说,现在固定于节目中的都是相互之间能“看对眼”的一群人,也难怪他们能将朋友间的嬉笑打闹演绎得那么真实,因为他们早已将生活带入节目,把节目变为生活。

《非正式会谈》总制片人余晴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母体文化的差异,嘉宾初来乍到时大多存有“分享障碍”。为了塑造磁场,节目组可以说是费了不少心力在“打开”的这项工作中。

《非正式会谈》总导演李琳向记者分享,“三年前刚认识功必扬和YOYO时,他们很多事情都不愿意讲,说实话,生活中也未必有人会跟他们聊那么多,但我们每个月都会花很多时间和他们聊天。因为聊天的过程是一个不断相互打开的过程,久而久之,我们对场上所有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各种隐私或是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清清楚楚,他们也能放心把隐私告诉我们,交给我们,培养起了一种相互信任。”

无数次的沟通,好多回的“惊喜策划”逐渐令嘉宾敞开心房,令诚意战胜文化差异,并最终为节目挖掘出了有趣有料的故事,为观众引荐了一群真实好玩的“朋友”。

谈到11位嘉宾,喜欢看《非正式会谈》的观众往往如数家珍。

尼日利亚代表钱多多,热情奔放,雌雄难辨,可在其开朗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却是一段“灰姑娘”般的坎坷身世。阿根廷代表功必扬,傲娇举世无双,北京第二外语学院毕业的他是节目组公认的学霸,颜值与内涵共存,实力占领“翻白眼”频次最高的嘉宾位置。还有口音奇怪,却把“林黛玉”演得活灵活现的左右;神似钱枫,发型千奇百怪的“傻大个”罗狮杰;座位越坐越远,颜值却一直在线的“中华曲库”YOYO……

这些“歪果仁“在《非正式会谈》中“出卖”七大姑八大姨讲述着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奇葩故事,也毫不留情地diss着其他代表的观点,大玩针锋相对。有趣的是,看似“硝烟弥漫”的现场,孕育的却是相爱相杀的“联合国”友谊。而作为观众,这节目看得久了,故事听得多了,不由自主会产生一种甜蜜的错觉。就像是当年看《老友记》的那群人一般,久而久之,电视荧屏里面的人似乎也成了他们现实中的老友,甚至有朝一日在路上遇见还要徐步向前深情拥抱,亲切说声“好久不见”。

“有爱这个点真的是很神奇的,反正跟这个节目有关联的人都很爱它,而且不容许说它不好,不容许别人伤害它。如果只是相爱,也没什么,比较好笑的是,相爱相杀,嘉宾长期的相互吐槽,包括主持人的那种毒舌功力,会让粉丝觉得我们节目有种不真实的大家庭感。”总制片人余晴如是说。

2复盘《非正》“革命之路”

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2015年4月24日,《非正式会谈》在湖北卫视正式开播。11位来自不同国家的小鲜肉在4位主持人的带领下围绕时下80、90一代所关注的热点问题展开“脑力风暴”,共同探讨全球文化相对论。

由于资金短缺,节目开播时并无斗破苍穹的宣传保驾护航。相反,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场“山寨”风波迎面袭来,成为它诞生以来的第一份“贺礼”。

2014年,韩国JTBC电视台制作了一档形式内容颇为雷同的娱乐脱口秀节目,名为《非首脑会谈》,一经播出立刻大火,随后便被江苏卫视购入版权,制作更名为《世界青年说》于2015年4月16日登陆电视荧幕。相同的人物设置,相同的节目形式,前后脚首播后,《非正式会谈》便被视为买不起版权的“山寨货”。

历史上,但凡有过“抄袭”争议的节目,无论火爆与否,风评一般都会出现两极分化,原版节目的支持者高举“版权”大旗呐喊示威的大有所在。但神奇的是,同样遭遇“抄袭”风波,无家世无背景的《非正式会谈》却得到了观众一致的肯定。总结网友对比三方后的评价,《非正式会谈》之所以口碑胜出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一词:用情更深。与其说是一档节目,《非正式会谈》的气质却与《老友记》更贴近,没有硬凹,没有尬笑,就像是朋友之间谈天说地,揶揄搞笑。以“情”动人,效果自然不言而喻。

而值得一提的是,以外国人为主咖的谈话节目在《非首脑会谈》前便早已有之,日本NTV的《世界番付》、台湾东森综合台的《老外众议团》,上海星尚的《生活大不同》等等。2009年湖北卫视推出的一档外国人谈世界的娱乐综艺节目《世界大不同》,则被大多数粉丝视为《非正式会谈》的前身,甚至两者的制作班底就是同一家——余晴李琳团队,因此到底是谁抄谁,还值得一探究竟。

如果仅是“山寨”风波,《非正式会谈》还不至于令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它之所以能让人伤情,更多还是因为它闻名遐迩的“穷”。

《非正式会谈》有多穷?

有网友以《奇葩说》做比较,人家一桌赞助商,《非正》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赞助寥寥无几,对比鲜明。总导演李琳向记者诉苦,据说因为穷,节目为粉丝诟病已久的舞美没法儿换新;精心策划的外景拍摄没法儿进行,“只要超过摄影棚一定范围,我们都不敢带他们出去拍。”同样因为穷,受苦的还有所有嘉宾,“为了节省经费,每次就是一个人录制两天,每天是录制两期。由于每期的录制时长大概在4到5个小时,所以,基本上嘉宾睁开眼睛就被拉到棚里工作,直到半夜才能回宾馆休息,然后第二天早上再接着录。你想一个人要每天说那么多话,其实是非常非常累,我们就用红牛啊咖啡啊,不断地刺激他们。其实常规来讲,每天录一期节目是比较理想的状态,但因为经费问题,我们就只能这么折磨他们,折磨自己。”

就连节目主持人大左、杨迪也经常以“穷”自嘲,强行“穷”营销。其实,从开播到现在,主持人们就没有涨过一次通告费,包括现如今的综艺大热之选杨迪,据说他在《非正》的劳务仅仅是其如今身价的十分之一不到。如果不是靠着对节目发自内心的喜爱,恐怕这个穷穿地心的团队也没法儿低酬劳留住他们这么久。不仅如此,自第一季以来,《非正式会谈》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裸奔”状态,甚至在2017年5月,还一度因为赞助商断档遭遇了长达一个月的“停播风波”。

作为二线省级卫视的小体量节目,《非正式会谈》的“裸奔命”也许自出生那刻就已注定。数据显示,2016年以湖南、浙江、江苏、东方为代表的一线卫视的广告收入基本占据卫视整体收入的3/4,而二三线卫视则因为平台弱、收视低等原因不被广告商重视,而无法获得资金增加制作成本,陷入难与大平台大综艺抗衡的恶性循环中。“弱平台+小体量”,《非正式会谈》冠名路之崎岖可想而知。

如今,魅族、杰士邦的出现似乎令节目重新拥有了资本底气,而节目总制片人余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并没有表现出如释重负的快感。在她看来“穷”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善,目前的赞助只是保证了一时的安全。一档在二线卫视播出的低成本制作的节目未来何去何从,似乎仍然令她忧心。

诚然,在硬件条件无法改善的前提下,《非正式会谈》的前途仍不能彻底明朗,但一档能够得到团队尽心、嘉宾撑场和粉丝力挺的优质节目总归是众望所归、具备强大可持续生产力的。在28日的粉丝见面会现场上,当杨迪难忍男儿泪诉说衷肠时,《非正式会谈》如大学社团组织般纯纯的“同学情谊”再一次溢于言表。感动之余,祝愿它能一如《老友记》,在陪伴90、00后度过灿烂青春的同时,也成为这代人心中不可取代的经典之作。

旗袍美女图片

裸体美女

美女裸体照

友情链接